溪边有一块荒岭地(短篇小说)

  原野,蒸腾的热气贴地面升起,阳光下,闪着令人炫目的光彩。大地仿佛在晃动,丘陵水库和远山几乎淹没在耀眼的闪光里。大自然的一切在这炎热的中午时分显得格外静寂,静得使人心烦意乱。此时,她真心想太阳愿被一抹抹云絮掩映,渴盼着一阵阵清凉的风刮来,哪怕是一丝,该是怎样的爽心惬意呀。

  尽管如此,她还是挥动着镢,汗珠顺着两鬓落进刨起的沙土里。渗出汉渍的白衬衣紧贴着她丰腴的上身,身子随着双手的起落,有节奏地扭动着,透出力的柔美。

  刨到地头,她停下来,从鲜土地里抽出两只光脚,紧跑过去穿上鞋。她望了望被自己刨起已经干皮的一亩多地,又下意识地走到溪头,捧起清澈的泉水“咕咚、咕咚”喝了两口,然后,来到溪沟边的大柳树下,在宝宝的脸上亲吻。

  一闲下来,心头的思绪多起来。这块溪沟边的漫坡荒岭,离村不足一里半路,她倚在大柳树上却听不到村子里任何声音。比起两小时前的喧哗,如今村子里像沉睡一般,安静极了。她想起犯了罪的丈夫,想起公安干警押走丈夫的时候,邻人们惊异的表情,公公悲苦的脸,以及丈夫投来的怨恨的目光。她虽然从早晨到现在没有进村,但她知道村子里正议论纷纷。现在她倒想:“公公,你能理解儿媳的心吗?”

  劳动能忘掉一切,她从小就热爱劳动,可那时却不是为了忘掉什么。她是父亲一手拉扯大的,父亲是在一次救火事件中死去的。从父亲身上,她懂得了许多做人的道理;从父亲的血脉中,她留存着正直无私的遗传基因。

  她听到水瓶与碗筷的碰撞声,啊?是公公,是公公来了。难道,他那伤心落魄的样子还能顾得上我吗?声音渐渐近了,公公提着饭篮蹒跚着走上来。她竟没有抬起头,怕看到公公的任何预料到的表情。

  公公来到大柳树下,坐下来,抱起满地爬的孙子,抚摸着宝宝的头,像当年抚摸儿子那样。又看看烈日下刨起的大片鲜土,泪涌满眼眶。儿子、儿媳、孙子,儿子就是不如儿媳。这几年,在岭上开了几亩荒地,加上责任田,全靠儿媳干。老伴死得早,儿媳撑起了整个家务,他看待儿媳像亲闺女一样。儿子呢?想的是另一套,歪门邪道,坑蒙拐骗。哼!自己年轻时也做过生意,那是血汗挣来的钱,买的卖的都是实在货。

  火毒的太阳炙烤着大地,只有身旁的溪水和大柳树的浓荫给人以凉意,从大柳树上传来的蝉鸣越发使人焦躁不安。

  “事后赔了本,他才透出信来。搞来的什么复合肥、自行车、双喜烟……全是冒牌货!”

  他平静了一下,说:“这几年,他成什么样子,地里的活不干,家门也不进,吃喝嫖赌,浪荡逍遥,坑了人,叫别人揪出来,不如咱……”

  “唉——”公公叹了口气,打断儿媳的话。他靠在大柳树上,闭上眼,像回忆往事,又像盘算着今后。

  多好的儿媳,真像她去世的婆婆一样耿直。年轻时,挑瓷家什,一天不进家,就盼红了眼。那时是为了养家糊口,什么违法坑人的事,都没做过。记得有一年,队里分地瓜,会计看马了称,多称给了五十斤,自己和老伴硬是给生产队送去,可,儿子是咋学的?

  “对了,”公公想起了什么事,“我来时,村支书对我说,让你到大队部去一次。”

真人在线娱乐


版权所有© 真人在线娱乐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
地址:海淀区颐和园路12号 区政府综合楼313室 邮编:100086 传真:010-82628342

京ICP备15018043号-1  真人在线娱乐,真人线上娱乐  信箱:www.hdwl.net  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