荐读]于向莲:单烺的家风

  清代康乾年间,高密北隅(今醴泉街道)寿星街单家大院出了一位官至知府的大诗人。郑板桥钦其人品,作字数幅为赠,且把此人的一句“不是好议古人,无非求其至是”作为读史名言。这个令人钦敬的人,就是进士单烺。他良好的家风,影响了一代一代单家子孙。

  单烺(1708—1776),字曜灵,一字幼青,号青侅,别号大昆嵛山人,山东高密县北隅人,高密单氏长支十三世。父亲单凤文,字千仞,号彩章,增贡生,官至湖南布政司广盈库大使。母亲任氏,高密南乡梁尹人,其祖父任琪,进士,官至礼部员外郎,父亲任培,举人,官至江西进贤令。单烺雍正十年(1732年)中举。乾隆四年(1739年)中进士,从此开启了他为民请命、为官清廉、忠于职守、敢于担当的官宦生涯。初授龙门(今赤城县)知县,推行保甲法,盗寇悉靖,一境肃然。乾隆二十一年(1756年)调知宛平(今北京丰台区),勤于政务,明察秋毫,平反七年冤狱。直隶布政使准备开征北京西山煤税,单烺直言谏止。为平抑京城煤价,单烺奉命组织排泄积水,开掘西山旧矿,士民称便。乾隆二十五年(1760年),京郊大水,单烺为民请命,九谒直隶总督方观承,祈求发放赈济。方督感动,勘灾赈济。单烺以政声卓异,得到乾隆皇帝赞赏。“政声上闻,上每语及京县辄称君。”直督方观承屡荐于朝,因“格于例”而不果。乾隆三十三年(1768年)升广平府知府。在任六年,丁父忧归。“率下清整,申前任龙门保甲法于属邑,步军统领尝有以名捕者,按册即获。会云南师兴,量均境内车马以次更用,民无蠹累,而以父丧去职。”乾隆四十一年(1776年),服阕,补贵州铜仁府知府。勘决田地,清理积讼,苗民悦服。后又护理贵州粮驿道。松桃红苗人白王保为乱,众人以为众苗皆叛,惊慌失措,欲派兵剿灭。单烺向巡抚韦谦恒建议,叛乱者只七人,众苗皆受害,以苗人治苗即可,不必兴师动众。于是主动请缨,与贵东道佛德前去安抚,喻之以理,晓以大义,谕以为苗除害之意,且给以糗粮,众苗争先往捕。白王保自缢,其党六人皆伏法,苗地相安无事。”充分体现单烺临危不乱和果敢的处事能力。后来巡抚韦谦恒以失察案发赴台,单烺亦受到牵连,称病归里,卒于家。

  单烺为官,处处为民着想,忠实的履行着为民“父母”的责任和使命,不忘家训,政声循良。他在《送紫溟弟之杭州并柬充符兄》中谆谆教导族弟单作哲(号紫溟),要学范仲淹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民本思想。当时杭州正发大水,他要单作哲与单德模(字充符)一起想办法抗洪救灾,“全活一郡待命人”,这样才“平生乃不负所学,家训无忝吾先祖”。他在《续刻世业录成感赋》中,细数了祖先的辉煌业绩后,接着谈了单氏的家风(祖风)的传承。他写道:“发祥溯自陕州训,蒐辑闻从顺治年。积学算来皆有后,敦行没去亦登仙。四乡居室多勤稼,九世为官不要钱。绵远惟凭家法好,宠荣莫恃国恩偏……”他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么做的,他的循良政风,也深深影响着下一代。

  单可基,字野甫,单烺次子,乾隆四十六年(1781年)进士。为人谦和抑敛,无贵贱,接以礼。童年即擅诗名。历任商城、洛阳令,多惠政,恒步村墟,与夫老谈孝友农桑事,调揭阳,摘伏惩奸,吏胥畏服。晚年后开辟了一个名为“竹石居”的院落,啸咏其中,不与外事。单可垚,字景甫,号三如,单烺三子,监生。由四库馆誊录议叙任河南汝阳县、永城县县丞,后升兰阳县(今兰考县)知县、裕州(今方城县)知州。奸民张化赴部告乡邻四十余家,上令严治。可垚知道乡民蒙怨,全部昭雪平反。嘉庆元年(1796年),白莲教杨寡妇发动起义,他率众防御,获胜,杨党张汉潮、郑佩韦等复略中州,被单可垚讨平,因功升浙江温州府知府。温州盗匪猖獗,可垚捐俸募团练乡勇,亲自督战,歼其渠魁,一时安谧。海氛不靖,备陈防海要务。水贼朱四统众三万,乘船而至,声言与其党羽报仇。可垚誓以决战,与众人曰:“我食君禄,死是分内事,你们速回籍!”既而,水贼围温州城,可垚昼夜督兵,捍御三日后,夜中雷雨交加,急雨狂风,老树连根拔起,贼船尽覆。天明,可垚领军出城掩杀,贼四散,俘获千余人,朱四单骑遁去。捷奏,钦命加四级,晋授通奉大夫。未几,引病归,卒于家。单可垂,字工甫,号柳桥,单烺四子。性豁达,事亲以孝闻。以拔贡授委用知县,署漳平。嘉庆年间任南安县令。南安俗好械斗、溺女,他设法劝禁,诸弊为息。后又署理福清县知县、霞浦知县,有政声。因为廉洁,辞官后贫不能归,闽人感其功德,竞相馈赠才得行。

  单烺的孙子中,有几人任县官。单可基辞官后,不时告诫弟侄勤勉为官。其《勉铸、镔两侄得县令》诗云:“计日弹冠百里临,丁宁勉自临官箴。须优国事如家事,欲卜民心问己心。历节好承先训远,恤人莫忘主恩深。他年倘报循良最,扶杖遥听喜不禁。”单可垂在《闻侄为衔讣》中也说“先德世清廉,囊槖少余蓄。无田将何耕,有书不可鬻。”

  单烺的母亲任氏,“生世家而习于俭勤”,晚年亲赴云南照顾夫君生活起居。当时丈夫官职不高,云南荒远落后,加上战争频仍,物力维艰,生活一度入不敷出。任氏率家人昼夜操劳,一年之内,她就形容憔悴。单烺深受母亲影响,无论为官还是家居,粗茶淡饭,过着简单朴实的生活,诗中多有对田园生活的向往。他在《奉酬桐詹表伯题因陋草堂菜圃韵四首》之一中说:“陋巷自应结陋堂,小园一亩菜花香。清斋禅悦贫相称,蔬食家风老未忘。莫笑盘盂多韭品,且求醽醁灌藜肠。竹篱密插红尘隔,何物狂夫逐臭忙。”他的夫人黄氏,“治家严整,衣食务朴,略后贵盛,不少增侈”,每逢春秋家祭这样的大事,她都带领儿媳们亲自洗刷祭器,摆放贡品,诚惶诚恐。在父母们的带动下,后代也谨遵家法,以蔬食为荣,以浪费为耻,省下钱财帮助困难的人。单可基在《自题小照》中曾言:“不嗜卢仝茶,不爱杜康酒,坐卧手一编,挥毫不停肘”,诉说自己简朴的生活。他生活朴素,廉政爱民,离开揭阳县令任后,当地百姓每逢他的生日还为他唱戏纪念。他在《闻揭阳人士逢余生辰作乐志愧》中说,“素餐每愧无遗爱,尸祝如何感故侯”,可见他在秉承家训方面是认真的,以致致仕后“囊槖空如洗”,“衣因留客典,僮为借书忙”,因为请知心朋友留下来吃放,把衣服都典卖了,真是一贫如洗。单可垂为官十四年,致仕家居后清贫如旧,好像没有当官一样。课孙之余,拄着拐杖到处转悠,吟诗作对,没有一个仆人僮子跟随。《高密单氏实绩》称他为“百代之遗型”。

  “我不嗜钱不嗜酒,惟喜一编常在手”,这句诗是单烺之子单可基《读书》诗中的一句,既是单可基的读书写照,也是他们家族学风的写实。

  单烺幼时跟随祖父单赓学习唐人诗,教以切韵法。稍大以后,单烺深入汉魏诗家,覃思研究,学问大进。乾隆七年(1742年)游学北京,与诸名流唱酬,声动京城,时有“山左三幼”(高密单烺字幼青、曲阜颜幼客、博山赵幼后)之目,乾隆十二年(1747年)回高密与李长疄等创立通德诗社。后来单烺侍游湖南,又与沈纪荣、石闻琢、余立峰一班知名诗人交游,彬彬一时之盛。刘墉(号石庵)曾有《答单可基以恶纸索书》诗,其后注云:青侅(单烺)有句云“疏磬堕秋烟”,人遂目为“单秋烟”。这就是单烺被称为“单秋烟”雅号的由来。单烺著有《大昆嵛山人稿》四卷、《大昆嵛山人稿别集》一卷。时任太仆寺卿的一代文章宗匠陈兆仑为之作序,其中评论道;“……开卷读之,往往惊绝。盖大体胎于汉魏,独为举世所不为,而波澜意度囊括唐、宋以下,不名一格。于是始知青侅诗之工。”

  单烺不但自己发奋图强、著书立学、为人师表,而且最终培养五个儿子成材。其中长子单可地,附贡生;二子单可基,字野甫,乾隆进士,官至知县,著有《竹石居稿》四卷,笔记小说《在庵笔闻》四卷。高密著名诗人李诒经《题单野甫诗稿》中说:“剧药烧丹养此身,那教白首更青春。争如一卷传千古,便是长生不老人。”三子单可垚(yáo),字星甫,号三如,监生,官至知府,授封通奉大夫。四子单可垂,乾隆五十四年(1789年)拔贡,终官知县,著有《课心斋诗稿》《止止轩古文》等。五子单可椿(一作可瑃),字仁甫,号六如,附贡生,候选盐课大使、茂名县知县。单烺五个儿子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,是与他从小严格教育分不开的。单可基有一首诗《留别仁甫又成一首》较为自豪地介绍了兄弟们各自成才、恪守家法、兄弟友爱的情况,可谓上乘之作。诗曰:

  单可垂等致仕后,也把教授孙辈为己任,恪守诗书传家之风。单可垂有一首《课诸孙夜读》,较为生动的反映了祖孙夜读的情形。诗曰:“藏息依然守故吾,寒宵课读等师徒。祖孙一几环三面,茅屋三间傍一隅。敢望功名能远到,惟期矩矱守良图。回头灯火儿童日,兄弟追随雨雪俱。”单可垂在《诫孙》中说:“岌岌山头石,摇摇水上舟。须知颠覆易,常靳父兄忧。已逝难重挽,将来自可求。分阴应爱惜,莫使老人愁”。教育孙辈爱惜光阴,努力读书,莫负家声。

  单可基在《在庵笔闻》之《先子遗事二则》里记载了单烺忠厚传家的故事。他一生没有纳妾,在他担任广平县令的时候,他的夫人黄氏偷偷到天津购买了一位美女,打算为他纳妾,供他使唤。她打算到了衙门再告诉他。当时单烺的父亲也在署衙供养,正在卧病不起。单烺知道了,十分生气,说:“哪有老子卧病在床,儿子纳妾的,真是岂有此理!”他立即下令辞退了那位女子,连钱也没让退还。后来单烺调离广平时,当地群众感恩,自发为他立生祠,已经动工了。单烺听说后,立马遣人拆掉。他的前任病故,亏空官银二千四百两。当时他丁忧在家,他的族弟单试升也在直隶(今河北)一带当县令,打算为他垫付。广平的同事王永年已经调到磁州,听说后也写信告诉单烺,打算帮他分担。单烺一概拒绝。他说:“我接前任交代的款项,反而累及兄弟和朋友吗?”于是交代家中变卖土地等归还。

  单烺的行为也感染着儿孙们,事事不忘祖训,积德行善,福佑儿孙。本县一个李姓人家向他的大儿子单可地借贷,到期时多算了二十两银子。次日,单可地找到李姓人家问他账目对不对。起初李某以为算错少还了,直到单可地从袖子里拿出二十两给他,他才如梦方醒。时人以为这是诚信不欺、忠厚老实的典范。单可基在《自题小照》里,有个名句:“守先人之遗训,勉忠厚以裕后”,这是他的心路历程。他在《景甫六十初度,仁甫率侄镔、鐄至裕署庆祝诗以志喜》中,对三弟可垚高度评价,并以忠孝相砥砺。其中有句:“人人尽道长官好,黄童白叟祝长生。一门欢聚乐骨肉,先畴德积儿孙福。惟愿忠孝慎始终,年年长享天家禄。”单可垂在《祁孙来闽,读其过兰溪诸作,颇有清超之致诗以勖之》中有句:“文章乃余事,行谊贵可尊。吾宗家世本忠孝,烈愍(指烈愍公单崇,民间所说的单边郎)大义照乾坤。惟愿与子共勉旃,不愧单氏之子孙。”他在《同大侄为星、侄孙祁对酒夜话》中有句“祖训不可忘,先服期共守”,可见,单烺的家风是一脉相承的。

真人在线娱乐


版权所有© 真人在线娱乐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
地址:海淀区颐和园路12号 区政府综合楼313室 邮编:100086 传真:010-82628342

京ICP备15018043号-1  真人在线娱乐,真人线上娱乐  信箱:www.hdwl.net  网站地图